粵劇承傳講座

博 精 深 新

分享林家聲的粵劇藝術

青松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八日下午二時,帶著既緊張又興奮心情的我,步入香港文化中心演藝大樓,沿著大劇院拾級而上,只見大堂內一片熱鬧氣氛,視線正忙於尋訪間,聞得工作人員說:「買書買CD者請往那邊排隊!」跟著清晰的指示往人群堭げ丑C當手中接過工作人員兩本「博、精、深、新」的新書及CD的一刻,感恩之心油然而生(多謝林先生)!環顧四周,原來排隊人龍旁設有長檯一張,檯上擺放了新書樣本,讓各界大眾翻閱,現正吸引了一大群人在圍觀;另一邊則裝設了數塊展板,展覽著新書及CD的海報、照片。大夥人等不欲錯過任何機會,爭相拍照留念。

 

是次博、精、深、新「粵劇承傳講座」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及林家聲慈善基金合辦的。二時四十分,觀眾可以進場了,工作人員派贈每位入場人士一份紀念品 — 林先生唱、做、唸、打四款舞台照,依次為()樓台會、()雷鳴金鼓戰笳聲、()多情君瑞俏紅娘及()林冲;照片背部還印有林先生的金句呢!主辦大會這份細心體貼的禮物真令人窩心!

 

講座在下午三時正便正式開始了。節目內容有:播放林先生的「舞台錄像」、「答問座談」及播放林先生在「建國六十週年演唱會」的三首獨唱曲。

 

舞台錄像               

葉世雄先生及陳婉紅小姐主持

 

節目開始前,主持說由於尊重個別演員不欲出鏡的意願,播放片段會作技術上的調整,希望觀眾包容。首先播放「周瑜」之蘆花蕩;隨後即舉行頒贈儀式,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楊立門先生及林家聲慈善基金董事周振基博士分別致詞,楊立門先生與康文署副署長鍾嶺海先生則頒贈紀念品給林先生及周振基博士。林先生還向大家拜年 祝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勝意!正藉元宵佳節,他順祝願「有情人」終成眷屬!「單身者」則體驗親情的可貴!觀眾以熱烈掌聲回應!隨後再播放林先生的「情俠鬧璇宮」之扮美、「碧血寫春秋」一人分飾兩角的扮相片段及「三夕恩情廿載仇」之結緣、驚變、盤夫、攔江等演出片段;主持人現場講解林先生的不同演出法。  

 

答問座談              

周振基博士主持  林家聲先生解答

 

葉世雄先生說由於問題眾多,只能作有限度的回答。兩位主持人隨後宣佈林先生及周博士出場,觀眾則以熱烈的掌聲來歡迎他們!(筆者節錄部份答問與大家分享。)

 

周振基 博士首先開腔:「大家看過片段後,要多謝一些朋友無償地將他們以前拍下的紀錄片段給林家聲慈善基金播放。包括今日出席的南 小姐、 李嘉鳳 小姐,還有吳漢英先生,音樂領導 劉建榮 先生。很多朋友幫忙出書、出CD,多謝鄒燦林、楊偉誠、丘亞葵、康文署及政府部門的各位同事。」觀眾即報以熱烈的掌聲。

 

答問環節在一片「聲哥你好」中開始………

周:問題太多了,只好抽取部份來問。有人問「博、精、深、新」作何解?

林:「博、精、深、新」四字解作 —

「博」 ─ 博學、多看、多聽、多演、多改。

「精」 ─ 表示要去蕪存菁;見人家做得好,自己為何不識呢?這就要去學,去勤學苦練。

「深」 ─ 演出時不要只看曲、熟讀曲就算了,應該體會得它的「深」。去體會劇本寫得多「深」,自己演得更要「深」。

「新」 ─ 舊劇本雖然演過,觀眾亦看過不少,但是每一次的演出都要有新意。曲詞和身段都要有修改,令觀眾在看戲時體會到新的感覺。

周:聲哥,很多朋友關心你的身體狀況?

林:就係咁啦!(他雙手攤開)一日比一日好。(觀眾開心地拍掌!)

周:要做承傳工作!

林:係!

周:你曾經講過學藝有好幾個階段!

林:有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甚麼都不識,甚麼都覺得新奇,樣樣好難!要認識怎樣去做戲,怎樣去走鑼鼓位,怎樣做到與音樂拍和。

第二階段:認識之後,學習了之後,便要去實踐,學習人家的好處,一路學一路演再一路改。

第三階段:成熟期,這包括創作,要有自己的東西。人家好的東西,自己學習了,再歸納為己用。

周:聽荳姐說,你隨身帶備一本武林秘笈,寫了些甚麼東西?

林:甚麼都寫,需要有修改的地方都要寫低。

周:聲哥,為了不斷裝備自己,你跟隨了幾多位師傅?

林:學習各式各樣的技巧,總共有二十個師傅。(觀眾嘩然!)北京京劇團武生高盛麟老師曾是我的函授老師,武場遇有不明白的難題,便去信求教,高老師每次都會回信教導,所以得益不少。

周:(取笑)咁觀眾寫信給你都得啦!

林:(很爽快)都得!(觀眾起哄不已!)

 

林先生隨後亦講述了他投入薛門的經過。(「博、精、深、新」我的演出法一書有詳細的敍述,此處不贅。)

 

周:你對現在新進的朋友們有甚麼忠告?需要克服甚麼?

林:勤學苦練,不要怕辛苦,不要被「難」字難到!

周:聲哥,那你識寫個「難」字嗎?

林:我都唔識寫!(林先生幽默得很!引得觀眾哄堂大笑。)

周:聽講你要後進有很多心?

林:係呀!八個心,其實都是給自己用,後輩知道亦是好事。

周:那八個心呢?

林:決、恆、苦、信、虛、愛、良、忠。

「決心」:入行要有決心,不要半途而廢。

「恆心」:學習要有恆心,不要練一日停三日。

「苦心」:學習很苦,這行不能怕辛苦。要捱!

「信心」:演出要有信心。

「虛心」:檢討自己的演出,聽罷人家的意見便要接納,接納後,看自己在演出上是否有做不到的地方,功底不好便做不到,做不到的就要修改。

「愛心」:對師友同業要有愛心。

「良心」:對藝術要有良心。

「忠心」:對廣大的觀眾要忠心。(掌聲雷動!)

周:聲哥,甚麼是「滾毛」?怎樣才算是靚?

林:京劇叫「滾毛」,廣東戲叫「無頭雞」。就是雙手按地,收手收頭,背着地而碌滾過去。

周:「吊毛」呢?

:「吊毛」是凌空彈跳起(凌空翻跟斗),然後背着地。

周:你練「吊毛」練了多久?在「三夕」尾場只出現過三秒鐘?

林:我是做咁耐就練咁耐啦!

周:台上三秒鐘台下半世功!值不值得呢?

林:得觀眾認同便值得。(觀眾報以掌聲!)

周:剛才講過「滾毛」、「吊毛」,有沒有「甩毛」呢?

林:綁頭綁得不實就會「甩」。( 先生真是俏皮,笑聲充斥了整個劇院。)

周:如果綁頭綁得不實「甩毛」或是「脫毛」,點辦呢?

林:我唔知!我未試過!(笑聲又一次此起彼落)

周:有時覺得有些人演尾場時有草草收場的感覺,你認為怎樣演才可以令觀眾有深刻的印象呢?

林:每一場戲都會有重點,尾場應該是故事完結前。例如:「胡不歸」尾場有一大段口白,文萍生要求娘親收回成命,不要迫媳婦離婚。可惜很多人在演出時減省了這一段長口白,草草收場便算了。我有跟據薛老師的指示,要講完這一段長口白,這段口白很感動,亦是「胡不歸」尾場戲的重點。

周:為甚麼有出書的念頭?

林:自從退休後,整理了自己的聲帶、錄影帶、劇本。我雖然認識不多(粵劇),但總算在舞台上有過幾十年的經驗,多少都知曉一些竅門,我認為應將這些有用或無用(林先生真謙虛)的東西留給後輩作參考。

周:你花了多少時間?

林:時間是計算不到的,選擇相片,對稿....。最辛苦的是要回憶當時演出時的法門、身段,例如怎樣發力才能達到相當的效果呢?

周:聲哥,你最近約了一班晚輩們飯局,請他們吃晚飯,又談了些甚麼呢?

林:一些動作很難用文字將動機表達出來,見面口講,甚至起身走兩步,可以令他們有多少印象。

周:你想做承傳工作!你對這班後進有甚麼期望?

林:期望他們勤學苦練,能將粵劇優良的傳統重新演繹,讓觀眾接受,有好戲自然便會有好的觀眾出現。(觀眾以掌聲作和應。)

周:唱歌怎樣避免走音?

林:走音是耳朵不夠靈,因為唱歌要耳朵靈敏,聽音樂要聽得準,發口唱準才能與音樂拍和得準。

周:氣度怎樣?

林:唞氣時盡量吸,口鼻一齊吸,偷氣換氣的時間很短,不要讓人知道你大口吸氣,要不形於色,但又不要用盡氣去唱,用七八成氣就最好。

周:唱歌時喉嚨乾涸,甚至發錯聲、聲音沙啞,點算呢?

林:唞氣唔正確很容易唱至喉嚨乾涸,不耐唱的,吸氣要落丹田位,逐少呼出來,不要太大使(不要一下子大量呼氣)

周:京崑表演藝術與粵劇是否可以融匯一齊?

林:可以,不過知易行難,對兩種藝術要有相當的認識,那些技巧可以吸取而融匯到廣東班的演出,不要弄至不倫不類,要變化融匯再貫通。

周:有人說你做戲有太極元素?

林:我是不知不覺學習到的。以前跟呂國泉師傅學太極劍,當時不以為意,後來做戲時覺得自己造手比較圓,很到位,剛中有柔,柔中帶剛,原來太極劍對身段及造手很有幫助,不知不覺間便融匯貫通了。

周:你贊不贊成爆肚?

林:不贊成!

周:為甚麼呢?

林:因為臨急就章想出來的詞句,又怎及人家心思熟慮寫出來的文章呢!

 

 

葉世雄、陳婉紅兩位主持出場了,答問座談到此結束。林先生與周博士在觀眾的熱烈掌聲中退場。

 

兩位主持人送給我們一份新年禮物 林先生2009年紅館「建國六十週年演唱會」的錄像。

 

一曲「西廂待月」後,林先生與周博士再度出場,與觀眾們齊唱「苧蘿訪艷」及「玉梨魂」。全場觀眾紛紛陶醉在林先生的歌聲中,大劇院成為了粵曲「大派對」,大家非常興奮呢!  

 

唱罷兩曲,座談會便在一片「祝願林先生身體健康」聲中圓滿結束。

 

是次「粵劇承傳講座」錄音將於三月十四日、二十一日及二十八日下午一時三十分,在香港電台第五台播放,各位觀眾朋友記得準時收聽啊!可以一再回味林先生的真知灼見及他少有的風趣幽默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