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屆香港藝術節粵劇「武松」講座

筆錄:青松

主講嘉賓:林家聲博士;藍天佑先生

 講座主持:陳婉紅小姐

 

「武松」講座於三月一日下午二時半,在香港演藝學院一號舞蹈排練室舉行。

 

u       有幸成為聽眾之一,與大家分享當日點滴。(好彩數!)

 

u       林先生憶述當年「武松」一劇的產生,細說人選、人物性格、劇理、角色形象、武打編排等等。(林先生說話精闢,時而幽默,令場面輕鬆,聽者獲益不少!)

 

u       林先生少年時曾看過大師兄陳錦棠演的武松及關影憐演的潘金蓮。林先生學的第一齣古老排場戲就是「金蓮戲叔」。第一次演的折子戲便是與姐家儀演「金蓮戲叔」。(巧合抑或緣份?)

 

u       林先生直言好喜歡武松這號人物。早在1977年「頌新聲」劇團演出雙戲制時,便安排演出「武松」。1978年,第3屆亞洲藝術節邀請他演出粵劇,李少芸先生執筆編寫全本「武松」,在香港大會堂演出,作為亞洲藝術節的節目。林先生因戲度人,親向無線電視台周梁淑怡女士商借李香琴小姐演出「潘金蓮」一角;之後因為角色問題,加上不好意思再度向電視台商借李香琴小姐,「武松」一劇亦從此沒再演出了。(「武松」全劇的誕生!)

 

u       「武松」一劇著墨描寫手足情及叔嫂間的衝突,亦為潘金蓮作了些平反(她只是封建社會下的受害者)。身為大嫂的潘金蓮,對二叔武松於禮不合地大獻殷勤,導致武松因她浪蕩的行為而懷疑起兄長之死與她有關。為了試探實情,他藉詞多謝潘金蓮、王婆、何九叔等人為兄長辦理後事,而向各人敬上一杯酒,在查探當中,武松說話的語氣一次比一次緊,一句比一句嚴厲,逼使他們一不留神露出馬腳,從看貌辨色中觀察他們的反應。另一方面,劇本亦著重描述武松剛直的性格,他與武大郎間的手足情深,得悉兄長被害,從而引發出武松為兄雪冤殺嫂及斬殺西門慶。(如何引發出「告狀」、「大鬧獅子樓」、「殺嫂」!)

 

u       林先生認為「武松」劇本樸素,沒有花巧,只靠演員如何去「演」;演出要細緻,例如武松一介武夫,為何他拿著扇子出場?只因為天氣熱,扇子作搧涼之用,他拿的扇子比書生的大些,手一揚扇子即大開,搖動時不能高舉過頭(花面才會如此),搖扇動作不快不慢,力度稍稍大些,自然一點,感覺是搧風解熱即可。潘金蓮亦因為看見武松撥扇動作便乘機倒水給他洗面,做出殷勤而於禮不合的動作。(金蓮戲叔的起因!)

 

u       「武松」戴的帽子,林先生有特別的設計,有別於一般的「蓮子帽」,帽子四面豎起,看起來較威武。演員的扮相要細緻,才能達至好看的效果,一位扮相認真的演員,當他站於台上擺起架式,四面八方看來都會很優美,這才算成功。(一帽一扇皆精心構思與安排!)

 

u       「大鬧獅子樓」一場打真軍的開打戲,何謂打真軍?演員對打所用的武器都用鐵打做,一個不留神便很容易受傷。林先生言道年輕時多拍武俠電影,習慣用真武器,所以他認為沒有難度。他當年為了演出武松,特地從北京訂製真刀作道具。這場開打需要很多時間排練,排練純熟演出便自然流暢。至於藍天佑等演員今次演出是否打真軍,由他們自行決定。藍天佑急忙回應會盡量去練就打真軍。(好險喎!)

 

u       主持人問及藍天佑對林先生的感覺時,他有點兒緊張地答:「聲哥對藝術很有要求,不會妥協。」主持人即向林先生問道:「聲哥,你在甚麼情況下才會妥協?」林先生爽快地回答:「當影響到別人時!」(斬釘截鐵!精簡得很!)

 

林先生除了談論「武松」一劇外,偶爾還與大家分享一些戲劇知識。

 

u       「觀眾看戲不要只管看演員外貌,要廣泛地看,例如演員的「腳門」,演員穿戴高靴大靠背旗走圓台時,背旗不飄動才是好的「腳門」。(主持人笑說即是不能旗幟飄揚啦!)

 

u       林先生笑稱不要小看那幾寸高的靴,落地一不穩固便容易失卻重心。京劇前輩俞大陸先生習慣穿高靴在雪地婼m習走圓台;另外,前輩梅蘭芳先生喜放養白鴿,眼睛跟隨白鴿的飛翔而轉動,以練習關目眼神。(前輩的學習精神及自我要求的態度,是現今年輕人的學習榜樣呀!)

 

u       林先生認為演員不要以為唱完曲演完戲,匆匆入場便當作完成戲場,例如武松決心報官告狀,離開武家踏出家門入場之際,武松應再回望家門,這一望是能夠增強劇情張力。(觀眾亦不要急急離場呀!)

 

u       講座結束前,有少許時間讓聽眾提問,有聽眾憶述全本「武松」毒夫一場的燈光效果,令她至今難忘,武大在床上毒發前的垂死掙扎,感覺好恐怖!觀眾好像親眼目睹武大的死亡,他一開始毒發,全場燈光隨之昏暗,武大在床上打滾,痛苦至極!綠色射燈在他身上不停打轉,這種運用燈光製造出來的效果,30年前屬於新穎設計!所以「武松」一劇,除需要演員出色的演出外,這類外在的配合亦不容忽視。(好恐怖呀!)

 

u       講座在眾聽依依不捨的情況下結束,衷心感謝主辦單位,讓我們有機會與林先生一同溫故知新。(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