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掠影           編委會

(原載逸林第一四零期,九五年二月號)

 

        林家聲先生從事演藝事業五十年,以粵劇出身,五、六十年代香港電影事業異常發達,

林先生亦不免踏上電影之路。他從影二十多年,拍下電影三百多部;聲迷朋友們,可有統計

過自己看過多少部?

        編委會有幸與林先生詳談他的「影」、「劇」生涯,停頓了二十多年的電影工作,林先

生憶述起來,不勝唏噓•感慨!

 

古裝歌唱電影

    以舞台劇(粵劇)搬上銀幕,林先生拍過不少,據說當年編劇完成劇本,交給寫曲者作曲,如果寫曲者對粵劇排場有認識,寫出來的曲便能相得益彰。例如「無敵楊家將」一戲,其中一幕「升將」,林先生便覺得很難忘。當時在永華片場拍攝,這是一場排場戲,唱曲不多,且預先錄音。攝製的情況是這樣的;唱段前後的鑼鼓、大笛是現場收音,正式拍攝前先與音樂師父研究鑼鼓及身段,然後埋位正式演出,講畢對白,播放唱曲聲帶,演員便夾口型繼續演出。

        林先生認為一些演粵劇出身的演員,對拍攝舞台戲曲或古裝歌唱片,是會比一般演員優勝。例如「燒錯斷頭香」一場騎馬身段,「三戰定江山」的身段戲,有實力的演員便可以自度一些難度高的身段去演出。

        當林先生收到劇本(或故事大綱)後,首先便查問屬於舞台紀錄片或古裝歌 唱片(古裝歌唱片更可劃分為舞台歌唱或口白歌唱)。前者的特色是有舞台功架,後者演出較為生活化。其實兩類的歌唱片最重要者是演出的人物形象要連貫,這樣劇中人的靈魂,便能活靈活現在觀眾眼前。

        「黛玉葬花」便是一套夾雜有舞台功架的古裝歌唱片,它不是袍甲戲,所以全然不屬舞台紀錄片,但又不是純古裝歌唱片,因為缺乏生活化、電影化;而「三娘教子」則純粹是古裝歌唱片了。

 

              武俠電影

        林先生透露早期的武俠片是沒有武術指導,只由導演安排演員對打時間的長短、誰勝誰負等,然後由演員根據自己的功夫,與武師(兼演員)共度招式。後期拍的武俠片,林先生與劉家良師父在事前磋商武打招式,漸漸同業們發覺這事前功夫令電影拍得更為理想,於是有了「武術指導」一職(東週刊訪問劉家良時亦有提及此事)

        林先生由於自小練北派,與不懂功夫的演員相比,自然能與武師合拍些,被邀拍武俠片的機會便增多了。當年拍的武打場面,與舞台上以竹片為刀劍、木塊為槍頭那種講究美感、點到即止的功夫不同,最起碼需要用五、六成的力度與對手打;若與石堅拍對打戲,更要全力拼搏,因為石堅叔是毫不留力的,所以往往弄至手腳瘀黑。

        林先生記得一次在拍屋頂瓦面上的對打戲,不料右腳把瓦片踏破,腳背腫脹如鵝蛋般,但忙到抽不出空閒看醫生,亦只好自己搽跌打油醫治。

        拍攝「一枝梅」時,顧文宗導演利用一個高度約二十呎的機關佈景,林先生從上面跳下,然後將這組鏡頭的菲林倒放,造成林先生由地面往上跳的效果。在拍攝時,當林先生跳下去,下衝力度很大,將已「拉行」的地氈踏穿,雙腳又接觸不到事先安排的棉被上,十分危險,幸好沒有受傷,這可能是林先生自小練習北派的緣故,身體的反應比別人敏捷,懂得如何借力卸力!

       

                喜歡與不喜歡的電影

        林先生拍的電影中,真正喜歡的並不多,其中如與丁瑩的「卿何薄命」,他喜歡劇中書生樸素而又單純。另外與林鳳拍的四齣邵氐電影也不錯──「四季蓮花」、「瓊蓮公主」、「桃花扇」及「冰山逢怨侶」,以「瓊蓮公主」為最,喜愛劇中由吳一嘯所寫的新曲。

        其次如「古廟幽魂」,喜歡劇中人物的性格,「三女性」則是一套水準不差的喜劇。

        若論不喜歡的電影,林先生謂早期的「黃飛鴻初試無影腳」那類配角戲,他便不大喜歡。當主角的電影,若不喜歡便不會接拍,其中「胡不歸」算是欠理想之作,因為林先生認為自己當時演技幼漶A資歷較淺,對演繹角色體會得不夠。

 

                與麗士公司的關係

        麗士公司當年拍了不少古裝神怪片,以林先生立場而言,他接下的電影一定努力去演好,雖然麗士公司拍的是神怪片,但林先生仍然很佩服李少芸,他能利用幾個典型人物的角色而變化出很多故事:這些電影當時很賣座,所以李少芸除有好頭腦外,更是一位具商業眼光的製片家,而林先生稱之為媽咪的余麗珍,更使他在戲曲方面得益不少。

        林先生記得有一年農曆新年,不用演出賀歲粵劇,本以為可以休息,麗士公司卻安排他在初年三打北派,將一套電影的對打部份全部拍竣,足足一整天,菲林長達幾千呎,但林先生當時並不感到苦悶或疲倦,只當作練功而已!

 

                難忘的人物

        演員方面,林先生認為前輩吳楚帆的工作態度認真,是他最佩服,亦受他感染良多。另一位前輩白燕演戲時,可引導對手把感情帶入劇裡;彼此間的合作,實在獲益不少!

        導演方面,林先生認為有幾位很不錯,例如莫康時,拍的電影水準不差;黃鶴聲則擅長戲曲片;楊工良導演則要求很高,因此時時罵人,不過有時礙於公司的製作成本有限,所謂「巧婦難為無米炊」,致影響電影的質素下降,這是無可避免。再者,林先生亦覺得「慈母千秋」的導演霍然,亦有他的一套導演手法。最賞識林先生的導演是顧文宗,他曾介紹了一本由鄭君理著作的「角色的誕生」給林先生看,這對林先生後來演戲很有幫助。

 

                難忘的事情

        林先生笑謂四十年代拍電影日薪只有五十元,拍一部電影片酬為三百元,通常比較辛苦的戲,電影公司會以日薪來聘請他,但若超過十天八天,他們則以部頭計酬。

        初入行時,林先生覺得交通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他以前住在彌敦道。每次去片場,他要帶備水紗、靴子、護領等物,用一個籐籃盛著,乘搭一號巴士,在太子道、嘉林邊道路口下車,步行至國家片場。如果拍至深夜時,可乘搭公司專車,但需齊集人數才開車;倘若錯失一班車,那便要等另一班工作人員收工,坐另一輛車子回家。

        林先生拍攝古裝歌唱片時,因為需夾口型(今稱咪咀),竟被指為不似唱歌,惟有在夾口型時盡量將口張,竟又被指為唱歌時口型「誇張」。當年電影的角色比較單純,忠奸分明,林先生似乎從未演過奸角,聲迷心目中只有一套「燕子啣來燕子箋」比較奸;但林先生認為不算奸角(的確,以今天的角度衡量,並不算是很奸)

        當年將「雷鳴」與「無情」搬上銀幕,對電影公司來說,當然是為生意眼,電影公司力捧陳好逑;林先生對逑姐亦有一份期望,就是希望她除擔正正印花旦外,亦可當上電影女主角,所以那時林先生雖然拍片忙,班期又密,但若是逑姐當主角的電影,林先生是會優先排期給電影公司。

        林先生亦喜演喜劇,例如「三女性」、「真假洞房春」都是他喜歡的喜劇電影。「闔家有喜」的角色,聲迷有否留意到林先生戴看一副大近視眼鏡,身上穿著奇裝異服,原來是由林先生自己設計的型象,因為一個演員的造型,對劇中營造的氣氛很有幫助。而一些古裝片,初期由電影公司提供戲服,礙於身形關係,林先生後期多數自置戲服。

        據林先生所知,早期拍電影是沒有制度的,為避免重建佈景而加重成本,導演一定拍畢當天佈景的戲,才肯放演員拍另一組戲。後期才有日薪特約演員,以八小時為一組戲,超過則要補薪;而林先生按部頭電影計酬,但超過八小時則有權接拍第二組戲。所以當時的林先生,每天並沒有軋太多戲。不過,有時候忙將起來,有些電影的後期工作──配音,亦有找人代勞,例如「倚天屠龍記」的張無忌一角,有部份廠景是由別人代配音的,聲迷可有留意到!

        林先生認為一個專業演員雖然一組一組戲的接拍,以他自己來說,是絕不會把角色混淆,就算是在睡夢中被人喚醒,亦能提起精神去演戲,因為這是演員的責任。當年拍片,導演會把故事內容給演員看,有些沒有對白,就算有對白,臨場拍攝的,導演亦有權增刪,例如馮志剛導演就是;記得拍「奪魂旗」時,為了要力捧李鳳聲,所以沒有依照劇本去拍,最後林先生反成了配角,後期林先生很少再拍他的戲了,誰不知卻引來十大導演杯葛林家聲事件(但其實十位導演中,亦有些否認杯葛)

        林先生謂當年的演員時興「埋堆」,但他沒有,只是不斷去學習新事物及等候機會,當有人聘用時,必定努力去做好,如果導演要求打兩次,他甚至打足五次,所謂「交足功課」,希望爭取再次聘用的機會,所以當時很多人稱讚林先生,但他說這些當面讚賞的說話亦有真假,不過,若不被人賞識,林先生認為亦不會有今日的成就,亦不會拍了這麼多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