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夕恩情廿載仇」是「頌新聲」劇團的另一個開始,「他」取消了首晚必演的「六國大封相」 (頌班沿用至林先生淡出舞台,神功戲及在戲棚的演出除外。),並且採用幻燈字幕。  

「三夕」是一齣純文戲,寫盡了父母仇、兒女情、夫妻愛的複雜感情。全劇分「結緣」、「入贅」、「驚變」、「盤夫」、「攔江」五場,其中「盤夫、放夫」的一場生旦對手戲 ,林先生與陳好逑小姐的演繹,內心感情的交流與投入,唯有他們這般細緻深度的演法,才能使人信服三夕情竟化解廿載仇。

 

一九六六年演出前拍下的造型照

造型照一  譚定坤 林家聲 陳好逑 李奇峰

造型照二 李奇峰 陳好逑 靚次伯 譚定坤 林家聲 任冰兒  

劇情簡介

元末,朝綱腐敗,漢族有志之士,意欲推翻元朝,當時范伯成因謀事不密,被宇文志豪揭發,累到九族株連。幸幼子范文謙五歲寄養于汴梁趙伯儒家,得逃此劫。

十五年後,江南義民紛起,伯儒不惜冒險帶同文謙南下,藏身佛苑,俟機逃往江南,為偷渡長江天險,伯儒乃找江北李總兵之女李玉華相助。

文謙靜居佛苑,邂逅水軍提督之女宇文淑嫻,二人一見鍾情,文謙怯于乃朝庭欽犯,故改名為趙孤生,初則未敢允婚,後來礙于形勢,而淑嫻之父宇文志豪亦愛文謙才貌雙全,乃招贅為婿,伯儒帶玉華趕至佛苑,不見文謙,及後得知文謙入贅提督府,玉華大驚,乃告知伯儒,文謙入贅仇家。伯儒乃與玉華混入提督府,當時文謙與淑嫻已成夫婦,伯儒與玉華幾經艱苦,才有機會與文謙言明底細,文謙得聞真相,方寸大亂,玉華為救文謙逃出虎口,乃約定三更泊舟江邊接應,偷渡江南。

是夜文謙被淑嫻纏住無法脫身,無奈三更已屆,文謙乃硬著頭皮,向淑嫻言明真相。淑嫻初時不肯放行,及後被文謙血淚陳詞所動,深感老父以前之非,無奈忍痛將文謙放走。淑嫻兄長宇文豹查得文謙身世,欲將文謙捉拿,豈料一步遲來,志豪父子急往欄江追截。淑嫻心念文謙安危,倉皇趕去江邊,阻止父兄行動。

文謙與伯儒趕到江邊,玉華早已等候接應,豈料宇文豹已四面埋伏,文謙等遂成網內之魚,淑嫻趕至,怒責父兄甘為元朝鷹犬,殘殺漢族生靈。志豪愛女情深,一時不知如何處理,忽見元將帶來密令,茈O將欽犯一干人連同宇文志豪一家,逮捕收監,幸得玉華之父帶兵趕至,與元兵大戰,宇文志豪反「元」而戰死,各人殺盡元兵,一同投奔江南。

 

一九六六年演員表

林家聲──范文謙

陳好逑──宇文淑嫻

靚次伯──宇文志豪

李奇峰──宇文豹

任冰兒──李玉華

譚定坤──趙伯儒

李碧霏──春

 

中樂領導──文全

西樂領導──朱毅剛 朱慶祥 

 

 

 

我們一直渴望著,等待著的「三夕恩情廿載仇」終於與大家見面了。一九八四年林先生將與觀眾隔別了十八年的「三夕恩情廿載仇」的劇本交給葉紹德先生重新整理;並安排於市政局八月份主辦的「中國戲曲節」中演出一夜一日兩場。

 

一九八四年演員表  

林家聲──

范文謙

陳好逑──

宇文淑嫻

林錦堂──

宇文豹  

   鳳 ──

李玉華  

李嘉鳳──

春香

尤聲普──

趙伯儒

蕭仲坤──

宇文志豪  

   青──

大愚禪師 (先飾)

   青──

李雲龍   (後飾)  

 

擊樂領導──

音樂領導──

羅正廷 劉建榮  

 

第一場    巧緣

第二場    入贅  

第三場    驚變  

第四場    盤夫 放夫  

第五場    攔江  

 

十八年後再出現於舞台上的「三夕恩情廿載仇」;為「頌新聲」劇團增添多了一部戲寶。看得我們如痴如醉,欣喜若狂,欣者能看到一齣好戲,喜者林先生的演藝再跨進一步。(我們的喜悅心情;盡表露於一九八四年十一月出版的第九十九期「逸林」內的「三夕情再露鋒芒」一文中。)其實這劇在當時的戲迷來說既熟識又陌生的感覺!因為林先生於一九六八年與李寶瑩小姐將「三夕」第四場之「盤夫」「放夫」灌錄成唱片,這唱片很受歡迎,戲迷對這場曲都耳熟能詳,但是我們也喜愛第三場「驚變」的曲白,因為最這是關鍵性的一場戲呢!

雖然「三夕」是一齣純文戲,但是演員戲份平均,有發揮機會,唱、做、唸、打樣樣俱全,林先生與各演員使出渾身解數,有很多精彩的功架如水袖、滾背、搶背、耍水髮、吊毛、絞紗等,每一場戲的演出都非常豐富緊湊,讓觀眾認識到甚麼才是「好戲」!

當年演出過後,我們曾和林先生談論過有關此劇的演出設計及心得,而從林先生談話中,見證了一個成功的戲,得來不易!